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熟女口述:隻想和處男上床

這是為什麼男人的最忌諱的是女人的背叛「關係」。小姐
這是為什麼男人的最忌諱的是女人的背叛「關係」。小姐
當我26歲的時候,在一個月光如水的夜晚,我和男友肖立終於結合在一起。激情過後,肖立的目光停留在幹凈的床單上,我看到瞭他眼裡一閃而過的失望。我心裡明白他在找什麼,但我想以他的閱歷和智慧應該能夠理解我。結婚後,我在心裡暗暗感激肖立對我的寬容。



  但我錯瞭,在我們結婚五年的時候,事業上一帆風順的肖立開始緋聞不斷,一個個全是青翠欲滴的女孩。我憤怒地質問肖立,他竟然很無恥地說,他喜歡和處女在一起的感覺。肖立的話刺痛瞭我,我歇斯底裡地嚷:“你也不是處男,憑什麼我就得是處女!”

  我一直以為肖立真心地接納瞭我,是不是處男或處女並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我們彼此相愛,並且願意彼此忠誠地走過一生,事實上卻是,他對我不是處女一直耿耿於懷,隱忍到今天,他有瞭資本,終於可以加倍地討回來瞭。

  在世人眼中,我們是年輕富有恩愛幸福的夫妻,可是又有誰知道我在暗夜裡流下的那些眼淚呢。我反復想過離婚,可是到最後還是放棄瞭這個想法。我的婚姻是一雙外表華麗高貴的鞋子,我不想脫下它。

  痛苦過後,我漸漸平靜下來。我看透瞭男人的虛偽和無情,這一生,我不會再奢談什麼愛情瞭,沒有瞭愛,我的身體裡似乎便隻剩下瞭欲。我想,我為什麼不能放縱自己呢,我的身體是我自己的,快樂也將是我自己的。

  我成瞭處男終結者

  我迷戀上瞭酒吧。酒吧是曖昧的溫床,若有所思地端上一杯酒,再慢慢地吸上一支煙,眼神飄渺一點兒,頭發凌亂一點兒,一個女人的寂寞便突現出來瞭,然後就會有男人上來搭訕,彼此心照不宣。在酒吧裡來來往往的人誰不知道“一夜性”這三個字呢?

  不久,我認識瞭一個叫森的男孩。森長著一張年輕光滑的臉,看上去最多22歲吧,年輕得讓我想起初戀,想起我的那個處女終結者。彼時我正靠在吧臺喝著朗姆酒和調酒師調著情。

  森的表情拘謹。我以調笑的語氣問他:“小朋友,是不是第一次來?”他指指不遠處喧鬧的一桌,說是和同事們一起來的,喝不過他們,所以過來溜達溜達。我不再理他,繼續和調酒師聊著,說一些猛然一聽很一般回頭一想嚇一跳的曖昧段子。

  森在旁邊饒有興趣地聽著,不明白我們為什麼會為一句很平淡的話笑得那麼曖昧。他的天真讓我不忍心逗他,我問他:“有女朋友嗎?”他羞澀地微笑:“曾經有過,後來她出國瞭,就斷瞭。”

  那天我在酒吧呆到深夜,不時有男人前來搭訕,卻沒有一個讓我心曠神怡的男人出現,人來人往熱鬧喧嘩的酒吧裡,也隻有森一個看著順眼,可是,他還隻是個大男孩。

  但就是這個大男孩,在我離開酒吧的時候追出來要送我,我擺擺手說不必,他很認真地說:“你酒喝多瞭,一個人回傢會不安全的。”

  森認真的表情讓我忍不住想笑,他所說的“不安全”應該是擔心我被男人侵犯吧,可是那會兒我還想侵犯男人呢!心裡卻微微地犯酸——為一個陌生男孩的關心。

  森送我回傢,到瞭門口我禮貌地說“謝謝”,然後進屋。但我的一聲尖叫讓剛剛走出幾步的森折返而來。衛生間的水龍頭壞瞭,傢裡已經汪洋一片。森自告奮勇地幫我修水龍頭,收拾殘局。我在一邊給他打下手。看到他年輕健壯的身體,我的呼吸急促起來。

  森那樣年輕,那樣幹凈。是的,幹凈,他有著幹凈的眼神,幹凈的身體,他會不會是處男呢?突如其來的念頭讓我莫名地興奮,似乎有一股火熱的感覺湧遍全身。於是,我從身後抱住瞭他,我用自己豐滿的身體緊緊地貼著他,我在他的背上輕輕地哈著氣。我的身體漸漸滾燙,我的雙手開始不受控制地在他身上遊移。森的身體僵硬著,好大一會兒他一動不動任我緊緊貼著,也許是因為緊張,也許是因為不知所措吧。

  我在森耳邊輕聲說:“你不想嗎?我會讓你快樂的!”在我的誘惑下,森的呼吸急促起來,他猛然回身,瘋狂地吻我。

  森把我壓在身下,很急切的樣子,可是他的動作卻是那麼的笨拙。我咬著他的耳朵問他:“寶貝,是不是第一次?”他羞澀地點頭。

  我從心底發出歡呼,他真的是處男,年輕英俊的他竟然還是個處男。現在這個社會,和處女相較而言,處男更是珍稀物種瞭。我輕吻著森,安慰他不要緊張,然後慢慢地靠近他……從極樂的巔峰回歸平靜,我看著身邊這個剛剛結束處男之身的男人,相對於其他男人的熟練和技巧,森的青澀帶給我更大的快樂,原來,開啟一個男人竟然是如此快樂的一件事。

  女人永遠都記得那個終結她處女時代的男人,那麼男人呢,是不是也會永遠記得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?

  森在床上的表現越來越熟練,他問我:“姐姐,我現在是不是很棒?”可是他不知道,他的技巧越來越好,我的快感卻越來越低,我一遍遍地回味著我們剛開始在一起時,他的青澀和笨拙帶給我的極大快樂。

  我發現自己迷戀上瞭和處男在一起時的那種感覺。

  失去擁有純潔愛情的資格

  我不再到酒吧之類的聲色場所流連忘返。在那些欲望場所,處男的出現概率極低,森隻是我無意間拾到的一個寶。我開始在一些高校的網站上流連,那裡有著大把大把的男孩,一些剛滿18歲就滿世界叫囂著要結束自己處男時代的男孩。

  我在那裡結交男生,然後在QQ上聊天,喚起男孩的欲望,然後我們見面,完成從男孩到男人的這一過程。我熱衷於在床上指導他們,循循善誘地告訴他們如何理解女性的需要,如何在床上尊重對方並且讓對方得到快樂。

  每當一個笨拙的男孩被我調教成風情的男人,就是我和他們揮手說拜拜的時候。

  峰是大一新生,一個害羞的男孩。是他資料裡的個性簽名吸引瞭我。他說,他想在自己20歲生日的時候得到一份特別禮物——“成人禮”。凌晨一點,他的頭像還在閃爍,我在心裡偷笑,又是一個對性躍躍欲試的懵懂男孩。

  很快通過瞭他的驗證,凌晨兩點,一個成熟的女人和一個青澀的男人開始瞭曖昧的聊天。我問他,沒有女朋友嗎?他打過來一個害羞的表情。

  我涮他,是不是長得像青蛙,女孩子見瞭你都繞著道兒走。

  他說,就算是青蛙,那我也是青蛙王子。

  一個害羞的卻又不乏幽默的男孩。嗯,我喜歡。



  峰不像別的男孩那樣一上來就笨拙地調情,他似乎忘記瞭初衷,喋喋不休地講訴著他的大學生活,簡單而又快樂。我的思緒開始漸漸飄渺,我被他猝不及防地帶回到曾經的年輕歲月,我好像又看見瞭那個初戀的女孩,短短的甜蜜過後便是無盡的憂傷。

  我一向都是直奔主題的。但是,那夜,我違背瞭自己的初衷。我無意偽裝,卻在不知不覺中好似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,和峰撒嬌裝癡,告訴他我的大學生活那些搞笑尷尬的片斷。下線的時候,峰意猶未盡。

  第二天晚上,我一上線,峰便急急地迎瞭上來。本來,我和峰能夠交集的隻有“性”。但是,那些隨意輕松的聊天不動聲色地改變瞭欲望的走向。當峰說他愛上瞭我,要和我拍拖的時候,峰的20歲生日到瞭。我果斷地說,我們見面吧。
消費不擅於口語或文字表達、怕麻煩、情緒穩定性差、沒耐心、主動性差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